惟有清风闲记者猛批足协调节费政策,2千万转会费损害鲁能等俱乐部青训利益

时间:2019-08-13 作者:admin

8月13日,《足球报》知名记者陈永在微博上透露:“今年年初,某鲁能足校球员中超转会,市场价据说是1亿+,但有关俱乐部,按照2000万给了鲁能足校联合机制补偿,鲁能足校损失巨大,却无处申冤。此处并非声讨俱乐部,而是足协制定的内援调节费,是当今中国足坛的最大毒瘤政策,正在严重损害青训俱乐部的利益,此政策一日不除,中国足球就没有出头之日。”

对于韦世豪这件事,济南时报记者孟祥祎也进行了补充:“也是该鲁能足球球员,加盟京城球队时,转会费大约2001万人民币,鲁能足校收到的联合机制补偿款,价钱是——40万‘巨款’(或者60万,具体记不得了)。”

陈永所说的这名鲁能足校球员应该就是韦世豪。他于今年年初从北京国安转会恒大,转会费对外称只有2000万元,到足协注册时也是这个身价。当时,恒大还买断了高准翼、何超、张修维、刘奕鸣和何少聪,一律都是2000万元。

韦世豪在10岁时进入鲁能足校,经过鲁能8年的免费培养而成才,鲁能足校依约承担了他的全部训练、出国培训、比赛及食宿费用。但他在18岁时却私下签约葡萄牙的博阿维斯塔青年队,成为鲁能足校首位私自出逃的球员。此后韦世豪从葡萄牙返回中超,先后租借效力于上港,2018年年初被国安买断,转会费大约2001万元,但实际转会费据传超过1亿元。按照传闻的转会费计算下来,以上两次转会鲁能足校大约损失超过300万元。

对此,《足球》报国内部主任李璇也进行了证实,归纳起来大体意思是说:恒大今年年初买的本土球员到足协备注的都是两千万,但这些人其实都花了大价钱;不过别的队的内援在足协备注也是两千万,别的队买的本土球员也花了大价钱,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逃避本土球员的引援调节税。这样肯定会影响到青训俱乐部收取相关利益。

2017年6月,中国足协下发《关于限制高价引援的通知》,随后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拿出《2017夏季注册转会期收取引援调节费实施意见》,“外籍球员引入资金支出超过4500万元人民币/人、引入国内球员资金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/人”,就要向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缴纳同等金额调节费。对于出台这一政策的出发点,中国足协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是“为了限制职业足球俱乐部追求短期成绩从而高价引援,意图撇去中超转会市场泡沫。”这一政策一直沿用至今。

在足协发布“引援调节费”政策之后,一些俱乐部采取了支付球员违约金,让球员以自由身加盟球队、以及先租后买等方式来避免缴纳调节费。为此,在2018年2月12日下午,中国足协官方发布了“关于执行收取引援调节费相关工作的补充规定”,对引援调节费的收取规则进行了完善,同时也针对逃避缴纳调节费的行为发布了处罚措施。其中的一条处罚措施就是:“对于俱乐部在转入球员的过程中,存在逃避缴纳引援调节费的事实和行为,中国足协对该俱乐部给予扣除当赛季联赛积分的处罚。”

去年年底,国内足球名记赵震在微博上写道:“据说,今年足协收的调节费已经成为了一块烫手的山芋,按行政罚款算吧,没有国家政策批文;按合同收吧,俱乐部还不干。想捐给基金会吧,人家也没法入账。这钱俱乐部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做账,政策真不是拍着脑袋就能定的啊!”

也许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足协才会纵容这些俱乐部在引进国内球员时“钻空子” 吧。因为即便是让一个最普通的球迷来看,韦世豪、高准翼、何超、张修维、刘奕鸣等这些各自俱乐部的非卖品,根本就不可能只值2000万元,足协作为专业的管理者难道还不如一个普通球迷明白?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448696976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